首页 > > 8

经历自残、裸体、爱情后 “行为艺术之母”成为最坏也是最好的自己

2019-03-21
来源:艺术中国

  她在前线抢救伤兵时不小心感染了风寒,

  蜷缩在厚厚的被子里,

  从手指尖到都头发丝都隐隐酸痛,

  骨子里的寒气将意识渐渐冻结。

  ▼

  他与战友抵抗敌军,

  向森林方向后撤,

  看到了散落在雪地上她美丽的黑发,

  他把她抱上白马送往一户农家照料,

  转身又回到了前线。

  ▼

  在意识渐渐恢复时,

  她记住了他离去时关切的双眼。

  一年后她在临时医院又遇见了他,

  他在担架上血流不止。

  她发现自己与他的血型匹配,

  献血救了他。

  ▼

  战争时期的爱情,就是这么简单而深沉。

  又过了一年,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出生了。

《英雄》单屏投影 14分21秒 2002年

  没有伴奏的女声吟唱宛如圣歌,有着母亲黑色美丽长发的她,一动不动地骑在父亲的白马上,拿着白色的旗帜,眺望着远方。这是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为了向她身为战争英雄的父亲瓦乔和母亲丹妮卡致敬而创作的作品《英雄》。

阿布拉莫维奇扫墓

  女声歌唱的是铁托时代南斯拉夫国歌,阿布拉莫维奇在父亲去世时没有在他身边,她说:“我决定做这部作品是在父亲去世后。视频的图像是黑白的,因为我想要强调过去和记忆。”

阿布拉莫维奇小时候的照片

阿布拉莫维奇与母亲合影

  但现实中的爱情并没有故事中的那样浪漫,有人质疑玛丽娜讲述的故事的真实性,认为瓦乔的血是AB型阴性血,丹妮卡是O型阳性血,两种血型根本不相溶。还有人说瓦乔当时救下的其实是丹妮卡的朋友。甚至是玛丽娜这个名字,其实对丹妮卡来说都是一种公然的冒犯,这是瓦乔在认识她之前深爱的已经牺牲的一位俄罗斯姑娘。

阿布拉莫维奇与父亲和姨夫姨妈的合影

  玛丽娜的童年和青春期长期生活在父母的忽视、争吵、打骂,和他们最终破碎的婚姻以及严格的家教阴影中。她对自己身体所做的一切的动机,与来自家庭的影响不无关系。

  在自残、伤痛、忍耐、荒谬、狂热的实验、奇怪的控制、全部的放弃中,她在挑战身体和精神的极限,在与身体对抗,在证明自身存在和生命的意义。

  在疼痛中感到活着

  《艺术必须是美的,艺术家必须是美的》 1975/2010年 20幅装框明胶银盐照片

  阿布拉莫维奇在早年的探索中经常以身体的痛苦表现一种以此达到的精神状态。在《艺术必须是美的,艺术家必须是美的》这件作品中,她左右手分别拿着一个梳子,一边重复“艺术必须是美的,艺术家必须是美的”这句话,一边同时梳着自己的头发,直到弄伤了自己的脸和头发。

《释放记忆》1975年 行为艺术 单通道黑白有声录像

  这件作品的镜头来自1975年阿布拉莫维奇在蒂宾根达奇画廊为时一个半小时的行为表演,她坐在一把椅子上,头向后仰,不断说出脑中闪过的塞尔维亚语、英语和荷兰语词汇。当脑中再也无话可说的时候,表演也就停止了。

  这是阿布拉莫维奇的首次纯心理行为艺术表演,虽然整个过程中并没有出现对她身体的直接伤害,在长达一小时的表演的最后,她筋疲力尽的脸上仍然浮现出了回忆引起的精神压力和恐惧。

《节奏10》1973年

  对精神和肉体极限的探索和磨砺早在阿布拉莫维奇的第一件行为艺术作品中就已经显露无疑。1973她在罗马当代艺术展览上初次表演《节奏10》(Rhythm10 ),后来在爱丁堡艺术节上重新表演了这件作品,并将用到的刀从10把增加到了20把,从而进一步增加了风险。

《节奏10》1973年

  作品借鉴了轮盘游戏,她快速的将刀按顺序插在手指之间,然后抬起来继续,每伤到手指就换一把刀直到刀都用过一遍。她发现错误基本都是一样的,这一次扎到手指下一次几乎是在同样的位置。

《节奏5》 1973年

  在这一年的学生文化中心的艺术节 “四月集会”中阿布拉莫维奇表演了《节奏5》(Rhythm5)。她在场地上搭建了一个巨大的五角星木槽,在里面撒上木屑浇上汽油点上火,然后围着这个五角星走了几圈,剪下指甲和头发扔在火里。之后她跳进五角星的中央,头、手和脚分别指着五角星的五个角,作品题目中的5也是由此而来。

《节奏5》 1973年

  她在其中躺了几分钟,火烧到了她的腿还是没有反应,观众意识到她可能昏迷了于是将她救出。这像是她为自己准备的成长仪式,是对自己勇气和意志力的检测,她将指甲和头发剪下扔在火里意味着净化和重生。

《节奏4》1974年

  《节奏4》(Rhythm4)是阿布拉莫维奇同年在米兰的Diagramma画廊表演的,她一个人赤裸的坐在工业鼓风机前,她把脸对着鼓风机,试图把风吹到肺里。

《节奏0》 1975年 桌子上为观众准备的物品

《节奏0》 1975年 现场观众挑选物品

  1975年她在那不勒斯的莫拉工作室表演了《节奏0》( Rhythm0)。她在桌子上为观众准备了72件物品,包括叉子、香水、糖、斧子、铃铛、羽毛、锁链、针、剪刀、钢笔、书、蜂蜜、锤子、锯子、锤子、报纸、口红、玫瑰花、礼帽和内有一颗子弹的手枪等等。

  这种表演方式让人想起小野洋子的《剪碎》,是一种殉难式的被动表演方式,艺术家自己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观众会对她做什么。三个小时之后,有观众开始上前脱她的衣服,人们在渐渐发现可以做任何事情时开始变得大胆起来。

《节奏0》 1975年

《节奏0》 1975年

  有人将礼帽戴在了她头上,有人在她的额头上写了“结束”,有人把一杯水浇在她头上,甚至行为开始变得猥琐和危险起来,有人将她的胸部暴露出来,有人将玫瑰花扎在她身上,甚至有人将手枪指向她的头部,有人为她擦掉了脸上的泪水。

《节奏0》 1975年

  观众分为了两派,一派肆意妄为的对待她,另一派试图要保护她。她像一个局外人,凝视着失去约束后人们的种种行为,凝视着人性的扭曲与斗争。她曾说道,人性是很脆弱的,当允许他们做任何事情人们会失去约束力时下一秒就会看到人性的丧失。

  她的早期节奏系列行为艺术作品基本都是在挑战着自己与观众的极限,都与痛苦和受伤有关,她似乎在磨砺着自己的意志力与忍耐力和对痛苦的承受能力。

青少年时期的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

青年时期的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

  “欢乐并不能教会我们什么,然而,痛楚、苦难和障碍却能转化我们,使我们变得更好、更强大,同时让我们认识到生活于当下时刻的至关重要。”

  阿布拉莫维奇曾经如此表述自己对欢乐与痛苦的价值判断,事实上我们需要思考的不光是她的那些行为艺术作品本身,而是怎样通过对身体的磨练从而达到身体与精神的融合。

  艺术家不该爱上另一个艺术家

《托马斯·利普斯》1975年

《托马斯·利普斯》1993年

  阿布拉莫维奇与乌雷最初结识是因为她的《托马斯.利普斯》(Tomas Lips)(又名《托马斯之唇》)这件作品。这件作品第一次表演是在1975年10月的奥地利因斯布鲁克的克林辛格画廊,当时她疯狂迷恋在表演中认识的托马斯.利普斯,这件作品是对利普斯的表白和献祭。

《托马斯.利普斯》阿布拉莫维奇用鞭子抽打自己

  她赤身裸体坐在桌边吃掉了一千克蜂蜜,然后又喝了一升红酒,喝完后打碎杯子,站起身在墙上贴着利普斯的照片上画了一个倒五角星,并用剃刀在自己的腹部也切出一个五角星。之后她跪在照片前用鞭子抽打自己,直到伤痕累累才停下躺到一块十字架形的冰块上,腹部的伤口在上方正对它的加热器的作用下不断流血,身体的背面却在冰块的作用下逐渐冷却。

《托马斯.利普斯》,1975-1993年 2台巴可监视器

  艺术家用剃刀在自己的腹部切出一个五角星

  这次行为艺术作品在开始30分钟后,由于观众看不下去把艺术家从冰块上抬了下来才结束,这次的纪念是一份医院的病例。她的这次行为艺术结合了宗教、政治、病理学的符号,蜂蜜是对博伊斯将其当做能量和符号的赞同,红酒代表圣餐及被暗杀的祖父,五角星代表父母为之奋斗过的共产主义和一种神秘的力量,切割和抽打出的血迹源自她小时候对血的惧怕和在生活中的挣扎,在冰上象征十字架的殉难。

《托马斯.利普斯》,1975-1993年 2台巴可监视器

  艺术家用剃刀在自己的腹部切出一个五角星

《托马斯.利普斯》,1975-1993年 2台巴可监视器

  艺术家用剃刀在自己的腹部切出一个五角星

  和阿布拉莫维奇之前的作品《节奏5》和《节奏0》一样,表演不但对于生存做出了挑战,也在挑战着观众的身份,迫使观众从旁观者的安全区中走出上前进行干预,成为作品的一部分。

  而这次行为艺术表演没有打动利普斯,却在12月应苹果画廊邀请在哥本哈根艺术节上再次表演时却深深的触动了她当时的助手,一位德国艺术家乌雷。在遇到阿布拉莫维奇之前乌雷主要在阿姆斯特丹从事摄影艺术创作,而这两位同样生于11月30日的艺术家相遇之后,不仅碰撞出了爱情的火花,也激发出了他们的创作灵感。

《空间中的关系》1976年

《空间中的关系》1976年

  他们的第一件合作作品是1976年威尼斯双年展开幕当天在一间废弃仓库里表演的《空间中的关系》(Relation in Space),他们从相距20米的地方开始跑向对方,一开始只是简单的擦肩而过,之后剧烈的碰撞。美国艺术家帕特.斯特尔在观看之后说“这是两个人的互相伤害。”

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买的篷车

住在篷车里的玛丽娜要自己织毛衣

住在篷车里的乌雷早起刷牙

  后来两人买了一台雪铁龙篷车住在里面,乌雷将车身漆成了黑色,里面只有生活必需品,在接下来的三年里他们住在篷车里开始了在欧洲的流浪和艺术创作。对这两个同样出生于二战的人来说,欧洲是一片充满希望的自由之地,而这辆篷车成了他们的艺术基地。

《光/暗》 1977年

  在巡游欧洲的时候乌雷和阿布拉莫维奇合作创作了很多作品来表现两性之间的关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如1977年在科隆的行为艺术作品《光/暗》(Light/Dark )中他们轮流打对方脸,刚开始很轻很慢,每打一次就加快速度和力度,打完一次把手放在大腿上发出声音,他们的这次表演持续了20分钟。

《呼/吸》 1977年

  1977年4月他们在贝尔格莱德的学生文化中心表演《呼/吸》(Breathing out/Breathing in),他们把鼻子堵上,面对面跪下来,阿布拉莫维奇呼出所有的空气,乌雷吸入一大口空气然后把嘴封闭在一起,两人紧靠一点空气呼吸,19分钟后在两人快要窒息时猛地分开。

《无量之物》 1977/2017年 三折画,明胶银盐照片

  在1977年6月意大利博洛尼亚现代美术馆中,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两人赤身裸体面对面站在狭窄的入口处,想要进入博物馆的人只能从他们之间的缝隙中挤进去,没法避免与他们的身体接触。这次行为艺术表演计划持续6小时,但却在90分钟后就被警方叫停。

《时间中的关系》1977年

  还是在博洛尼亚,这一次是在G7工作室画廊,他们表演了《时间中的关系》(Relation in Time),背对背静坐16个小时,头发在脑后绑在一起。他们像是一对由头发连接在一起的双胞胎,是朋友、是合作者也是恋人。

《切口》 1978年

  1978年,他们在格拉兹H-Humanic画廊表演了《切口》(Incision),乌雷赤裸着身体,腰上的橡皮筋连在墙上,一次次向穿着衣服站在前方一动不动的阿布拉莫维奇跑去。

《接触点》 1980年

  1980年《接触点》(Point of Contact)中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面对面站着,彼此凝视,伸出食指指尖指向对方,两个人的手指间留下极小的空隙,这一动作保持了6分钟。

  《休止的能量》(Rest Energy)8月在柏林表演,乌雷拿着张开的弓,阿布拉莫维奇拿着箭,箭头指向她的心脏,两人都向后倾斜,这种危险的平衡持续了4分钟,有小型麦克风将他们的心跳声放到空间里。可以说这件作品是最简单也最激烈的一件作品,是阿布拉莫维奇面对死亡最近的一次行为艺术表演。这件作品暗示了两个人的相互依赖和信任,也表现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相互努力。

《海上夜航》1981年到1987年

  1981年到1987年的合作作品《海上夜航》,在各地的美术馆和画廊表演90了天,面对面坐在那里,盯着彼此的眼睛一动不动,他们保持静默来冥想让时间流逝而不去思考会获得什么。

《海上夜航》 1981年到1987年

  在这样的过程中,两个人彼此只能看到对方,90天固定的眼神交流中包含了太多的东西,有野心、有痛苦有限制、有爱情有失望,而这么多天的凝视像是提前消耗完了他们爱情的营养,也预言了两人的别离。而眼神的接触成了阿布拉莫维奇创作的一个特点,成为了一种精神的营养品。

《情人.长城》 1988年

  在1988年中国龙年的3月30日,乌雷穿上了象征“雌性”和水的蓝色外套从嘉峪关出发,阿布拉莫维奇穿上了象征“雄性”和火的红色外套从山海关出发开始了《情人.长城》这件行为艺术作品的表演。而这次表演却是他们12年合作关系的谢幕。在历经90天的艰难跋涉后,他们在陕西省神木县二郎山相遇也分离。

《情人.长城》1988年

  经历了磨砺身体的作品阶段和乌雷的合作阶段,阿布拉莫维奇渐渐发现最难做到的事情时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的坐着,让时间流逝,思想静止,她的作品也慢慢从身体展示到了交流阶段。

失去了乌雷的《海上夜航》最终成为了《艺术家在场》

  成为“行为艺术之母”

乌雷坐在阿布拉莫维奇对面

  2010年在MoMA美术馆阿布拉莫维奇个展“艺术家在场”,从三月一直持续到五月,总计716小时30分钟。在展览开始的第一天,阿布拉莫维奇抬起头的一瞬间看到了对面坐着的乌雷,那时他们之间的距离只是一张桌子和二十二年的时光。

阿布拉莫维奇抬起头

  阿布拉莫维奇每周有六天每天七个小时坐在美术馆的场地中央,她的面前放着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观众可以走上前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然后静静的和她对视。每次与下一个观众对视的时候她都会低下头清空上一位观众的思绪,再抬起头用一面空无一物的双眼来接纳新的观众。在五月份的时候,她让工作人员将桌子挪走了,这样与观众的距离更近关系更直接。

  人们坐在她对面是出于各种各样的缘由的,有人想出名,有人想向她致敬,有人下个找到片刻的宁静,有人只是好奇。她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毫无保留的接纳着他们所有的情绪,有悲伤、有快乐、有愤怒、有恐惧、有安详也有平静。

《艺术家在场》的观众与阿布拉莫维奇对视

《艺术家在场》的观众与阿布拉莫维奇对视

《艺术家在场》的观众与阿布拉莫维奇对视

  而令她感到意外的是很多人都在痛苦之中,人们在这个快餐式的商业生活中的压力太大了,在于她对视的那一刻似乎才找到了精神的释放和片刻解脱与宁静。她说我是一面镜子,映出了观众内心的他者。她把时间放慢了,也让我们放慢了生活的脚步,思想也得以放松。

《巴尔干巴洛克》(Balkan Baroque)1997年

  《有海景的房子》(The House with the Oean view)曾出现在美剧《欲望都市》中 2002年

  《巴尔干情色诗史》(Balkan Erotic Epic) 2006年

  《抱着骷髅》(Holding the Skeleton)2008年

  阿布拉莫维奇为自己打造了三个分身:一面激烈,一面超越,一面平凡而率真。她将之分别称为:战士玛丽娜、精神的玛丽娜和糟糕的玛丽娜。她挑衅观众、挑衅自己、挑衅生命,从早期狂野大胆,癫狂自由,充满关注与争议到现在归于平和甚至创办了自己的艺术学院吸引Lady Gaga等名人前来学习。她是最坏的玛丽娜,也是最好的玛丽娜。

展览海报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是最早被世界级博物馆正式接受的行为艺术家之一,在超过25年的时间里于欧洲和美国举办过多场大型个展。她的第一场欧洲回顾展“The Cleaner”于2017年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现代博物馆展出,随后在丹麦哥本哈根的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和挪威Sanvika的Henie Onstad(2017年)以及德国波恩的Bundeskunsthalle展出(2018)。2020年,阿布拉莫维奇将成为第一位在伦敦皇家美术院主画廊举办大型个展的女艺术家。

  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个展于2019年3月16日至6月15日在北京光社影像中心展出。本次展览将包括阿布拉莫维奇几个重要创作阶段的照片、视频和装置作品,其中多件作品更是首次在中国亮相。本次展览得到了里森画廊及艺术家本人的大力支持。

《无题》选自“星期二至星期六”系列,1986年

  独版大幅宝丽来照片

  《迷魂药之三》——来自《闭上眼睛我看到幸福》系列的双连画,2012年

  《玛雅舞蹈的五个阶段》 2013-2018年 5件雪花石膏、导光板、碳素钢

观众拍摄作品

观众欣赏作品

[责任编辑:肖靜文]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