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8

马蒂斯和毕加索:嘲讽、吵架、争风吃醋,但我们是好朋友

2019-03-15
来源:意外艺术

  继镇魂女孩点亮上海双子塔后,前两天东宫女孩的认罪书也登上了微博热搜,让人感觉CP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好像全民都在嗑CP。

▲ 微博热搜榜

  作为一个紧跟潮流的fashion girl,我毫不犹豫地加入了CP粉大军,结果每天被正主撒糖撒到齁。

  不得不说,嗑CP一时爽,一直嗑一直爽啊!

  咳咳,当然,毕竟我还是有一些艺术细菌的,眼光肯定不能局限在娱乐圈。

  我们艺术圈也是有CP的好嘛!

  远的不说,现代艺术圈的大佬中,就有一对相爱相杀的硬核CP。

  他们就是20世纪改写了现代艺术的两位巨匠:马蒂斯和毕加索。

▲ 马蒂斯和毕加索

  相距甚远

  看到我把这两个人放到一起,有的人可能会觉得很奇怪,虽然都是艺术大佬,但无论从性格上还是画风上,两个人都相距甚远

  没错,生活上,马蒂斯低调谦逊,有着法国男人的优雅从容,是个爱老婆爱孩子的好男人,人生信条就是“love&peace”。

  毕加索则相对外向激进,带着一股西班牙人的热情奔放,就连蹩脚的法语都不能阻止他勾搭妹子,私生活混乱的一塌糊涂。

▲ 《戴帽子的妇人》马蒂斯

  艺术上,马蒂斯半路出家,22岁才开始专心学画,却开创了野兽派,把色彩和线条的美感做到极致。

  毕加索从小就是绘画天才,画风多变,引发了立体主义运动的诞生,改变了传统的绘画方式。

▲ 《坐着的女人》毕加索

  但就是相差如此之大的两个人,协力推开了现代艺术的大门。

  他们既是可以相互交流想法、理解对方的朋友,也是互相警惕、时刻准备超越对方的对手。

  用一个词来概括他们的关系就是:相爱相杀

  相爱相杀

  两个人的相识还要归功于他们共同的“金主”——格特鲁·德斯坦因女士(美国著名文学家、收藏家,海明威深受其影响)。

▲ 《格特鲁·德斯坦因女士》毕加索

  在一次聚会上,斯坦因女士介绍两人认识。

  当时是1906年,这一年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年。

  三十六岁的马蒂斯已经凭借野兽派功成名就,这正是他作品多产的一年,斯坦因女士的家中收藏了很多他的作品。

▲《男孩与管》 毕加索玫瑰时期作品

  而此时二十四岁的毕加索刚刚走出自己的“玫瑰时期”,正在追求古典式的单纯线条,寻求新的突破。

  总的来说,这是一次艺术界老大哥和新锐画家的初次见面,二人的心境却可以说是大相径庭。

▲ 马蒂斯自画像

  一方面,要强的毕加索因为在侃侃而谈的马蒂斯面前插不上话而耿耿于怀。

  另一方面,马蒂斯也感觉到了这个年轻人带给自己的压力,但是他为自己既能接受对手的存在,同时还能因他们的存在而进步感到自豪。

  当时画家的日子都比较艰难,印象派的大潮已经过去,很多流派都处于摸索阶段,多一个同伴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一种安慰。

  两个人在艺术创作上也互相影响。

▲《蓝色裸体》马蒂斯

  马蒂斯标志性的《蓝色裸体》,迫使毕加索从根本上重新思考他过往的创作。

  再加上后来受到马蒂斯带来的非洲雕塑的影响,毕加索用了九个月的时间苦苦思索,最终创作出了第一幅立体主义作品——《亚维农少女》

▲《亚维农少女》毕加索

  关于马蒂斯看到这幅作品后的反应,有很多种说法,或激动兴奋或大声指责,但我想不可否认的一点是,马蒂斯在这幅画面前也受到了启发。

  两人还经常互换作品,毕加索收藏有马蒂斯的《玛格丽特肖像》,马蒂斯则收藏了毕加索的《水壶、碗和柠檬》,他们还在1918年和1945年举行过两次联名展览。

▲《玛格丽特肖像》马蒂斯

  玛格丽特是马蒂斯的女儿

  据说在挑选作品时,双方不选自己觉得好的作品,而是选择对方最乏味的作品,以证明对方的平庸。

  毕加索曾说:“与我相比,马蒂斯不过是个少妇。”

  而马蒂斯也曾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写道:“和毕加索一起展出,就像和一名癫痫病人走在一起。”

▲《水壶、碗和柠檬》毕加索

  虽然有时嘴上很嫌弃对方,但其实他们还是很看重两人之间的友谊的。

  马蒂斯后来定居尼斯,因为身体原因只能卧床,毕加索就经常抽空去看望马蒂斯,陪他聊天。

▲ 晚年的马蒂斯

  每当毕加索要离开时,马蒂斯总会喃喃自语:“希望你常来,我们应该在一起多聊聊。如果我们俩有一个死了,有些话,另一个跟谁说去啊!”

  是啊,毕加索自己也承认:“没有人比我更仔细地研读马蒂斯的作品,也没有人比马蒂斯更深地了解我的作品。”

▲ 《阿尔及尔的女人》毕加索

  马蒂斯去世的时候,毕加索没有出席葬礼。

  不过数月后,毕加索以马蒂斯的色彩风格改画了德拉克洛瓦的《阿尔及尔的女人》。

  以马蒂斯明亮的色彩和大胆的图案取代原作微妙的刻画。

  也算是对两人相爱相杀了半辈子的一个纪念吧。

  艺术走入生活

  两个人虽然艺术风格不同,但都对现代艺术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同时,两个人在推动艺术走入生活这件事上,也是相当一致的,毕加索还发起了油画与时装面料的融合。

  他们将想象力和创造力投入生活之中,让原本遥不可及的艺术品,通过服饰、家居装饰等日常生活之物为大众所触、所感、所用。

  此次展览是欧美20世纪艺术运动的野兽派,立体主义,抽象主义,超现实主义,和流行艺术首次以时尚面料的形式汇聚一堂,打造了一场视觉欣赏和艺术时尚体验的跨界盛宴。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马蒂斯设计的披巾:

▲ 《披巾1号》马蒂斯

  毕加索设计的雄鸡时装面料:

▲ 《雄鸡》毕加索

  还有英国设计师教母桑德拉·罗德斯最受欢迎的版画作品《口红》:

▲ 《口红》桑德拉·罗德斯

  这个展览已经开幕半个月,开幕式吸引了时尚名流、艺术家及300 余名媒体和众多艺术爱好者。

  桑德拉本人也来到了展览现场,并且参与了相关的主题讲座,为现场观众奉上了一场关于时尚的精神盛宴。

[责任编辑:蒋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