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77

藝術品財富管理前景可期

2018-04-16
来源:经济参考报

  4.503億美元的《救世主》,2.8億港元的明成化鬥彩雞缸杯,超過7000萬美元的《黑板》……一件件拍品的成交,不斷刷新著民眾對於藝術品價值的認知。

  價格高昂,數量稀缺,藝術品市場是否只是少數人參與的盛宴?藝術品財富管理有何發展空間……對此,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中國藝術品金融研究所副所長黃雋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藝術品不僅承載著收藏和投資的功能,也有滿足消費的重要作用。消費是藝術品市場成長的土壤,而作為藝術品市場的“塔尖”,專業藝術品財富管理在國內才剛剛興起,前景廣闊。

  藝術品一級市場亟待培育

  黃雋表示,對於“藝術品”概念難以清晰界定,所以對藝術品市場、藝術品金融市場規模會有不同的看法。但從藝術品市場的參與者來看,可以分為藝術品消費,到藝術品收藏,再到藝術品投資的三個層面。

  “藝術品消費是藝術品市場成長的土壤。”黃雋說。她表示,藝術屬於個性化的小眾追求,而設計是面向大眾的,優秀的設計讓人們感覺到生活的美好。設計是藝術的普及和延展,設計通常將藝術與實用消費聯系在一起,藝術商場、藝術地產、藝術酒店……“藝術蘊含的‘差異性’,為消費轉型升級帶來了機會,從這個角度來講,藝術品市場與人們的生活相融,市場廣闊。”

  “但從投資的角度來看,藝術品市場的參與者,主要是高淨值人群,從這個角度來說,藝術品市場又是一個小眾的舞台。”黃雋說。

  黃雋進一步介紹說。一級市場通常是指畫廊、藝術博覽會,專業機構經紀人直接從藝術家那裏購買藝術品,然後直接推介給藏家進行銷售。二級市場是拍賣公司征集來那些已銷售過的藝術品,在拍賣會上流通。

  經過對國內外藝術品市場的走訪和研究,黃雋發現,國內的藝術品交易以二級市場較為強勢,一些知名的拍賣公司會有春秋兩季的大型拍賣會,成交金額都是很大的。而在歐美等發達國家則不同,一級市場發達,一些大型知名畫廊每年的藝術品成交額都很高。

  “在國內藝術品市場中,急功近利者不少,不少人以投機和賺錢為目的,而對藝術品的文化精神價值關心不夠,以畫廊等為主體的一級市場的生存環境不佳。這種現狀如不能切實改變,中國藝術品市場基礎不牢,難以持續健康發展。”對於國內藝術品一級市場發展滯後的現狀,黃雋不無擔憂。

  對此,中國人民大學中國藝術品金融研究所發布的《中國藝術品金融市場年度研究報告——藝術財富管理》(2017)(簡稱“研究報告”)這樣寫道:“盡管自改革開放形成藝術品市場起近40年的時間中,中國藝術品市場有漲有跌,呈現出一定程度的周期性。但是,以畫廊為主體的藝術品一級市場,看不到明顯的起色。”

  專業藝術品財富管理剛剛開始

  “當前中國已經是中等收入國家,民眾對於財富管理的需求、對於文化需求很強烈。而藝術品的價格在上漲,讓藝術品金融成為一個滿足多重資產配置需求的良好載體。”黃雋介紹說。

  她表示,最近幾年,在私人銀行和家族辦公室部門,藝術品與財富管理之間的關系越來越密切,藝術品進入資產配置的理念正在升溫。“專業的藝術品財富管理剛剛開始。”

  在德勤和ArtTactic共同發布《2016年藝術與金融報告》中,針對財富經理的調查顯示,78%的財富經理認為藝術品和收藏品應該是財富管理計劃的組成部分,79%的財富經理正在為客戶提供藝術品和動產方面的咨詢。

  黃雋指出,一方面,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單一的以房地產為主的財富配置形態,不利於規避風險,不利於財富的保值增值,希望能有其他的財富管理形態;另一方面,以藝術品等為標的的財富資產管理,越來越受到專業機構的青睞。同時,國內信用環境不佳、藝術品市場亂象叢生、法律法規盲點較多,因此,高淨值人群更傾向於采用金融機構的專業服務。專業的財富管理機構,具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三方面入手應對“水深”“水渾”

  “在中國,很多高淨值人群不敢進入到藝術品市場,原因是藝術品市場不僅‘水深’,而且‘水渾’。”對於中國藝術品市場存在的一些突出問題,黃雋並不諱言。她認為,當前藝術品市場繁榮與不規范、不透明、不專業並存,中國藝術品財富管理的健康發展,需要政府、專業機構以及投資者等多方共同努力。

  首先,政府需要重視精神健康教育和美育的投入。藝術品消費的習慣是經濟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需要長時間的培養。讓美育教育成為每個人生活的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是政府的責任。政府需要加大美育和精神健康方面的重視和投入,加大基礎設施建設。

  其次,需要規范藝術品市場。黃雋認為,中國藝術品誠信體系缺失,是制約中國藝術品市場發展的一大障礙,藝術品市場的虛假交易、暗箱操作、制假售假、遲付拒付、偽專家橫行等現象,已嚴重影響了中國藝術品市場的未來發展。

  規范藝術品市場,需要從基礎設施建設和制度保障兩方面著手。其中,基礎設施建設包括藝術品數據庫建設、征信體系建設、藝術品鑒證和溯源體系建設、學術與理論研究支撐等多方面。

  對此,研究報告進一步建議,根據實際情況出發,轉換思維。一是從等待中央立法,轉向更多重視地方立法。在中央未出台全國范圍普遍適用的法律文件之前,市場活躍地區可因地制宜地制定和出台一些地方性法規或規章。二是從期待政府規制,轉向更多依靠行業自律。三是從法律法規等“硬法”建設,轉向標准等“軟法”建設。與法律的原則性相比,標准更為詳細和靈活,針對性更強。四是從依靠國家法律條文規范轉向依靠當事人契約治理,這一點在藝術金融的實踐中已經得到驗證。

  同時,藝術財富管理機構也要不斷提升自身專業水准。“雖然藝術財富管理的需求越來越多,但是由於藝術品專業門檻較高,藝術財富管理機構的專業水平、職業操守和制度保障等尚難滿足市場的需求。”黃雋補充說。

[责任编辑:蒋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