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8

用老店故事尋回愛找回自己

2017-12-08
来源:香港商报

    吳文正在F22展覽現場

  一隻古靈精怪的白色「鋪頭貓」悄無聲息地竄出來,「埋位」在整幅畫面最適合的位置,雙目炯炯地看住鏡頭。雖是擅闖畫面,卻天衣無縫到仿佛心有靈犀,而且不止一次!在同盛茶行,在美都餐室……吳文正不由得笑著感叹:只能說是運氣。在漫長的13年(2004年-2017年)間,吳文正拍攝的香港不同小區、不同行業的老字號攝影展「金漆招牌街坊老店」刻下正在灣仔的f22 foto space舉行。在光鮮靚麗的都市里動輒變成隱形人的街坊雜貨店突然呈現出華麗的大片感,攝住了觀眾魂魄。有評論稱,「走進展覽場地,有種置身於哈利波特霍格華茲魔法學院的氣氛。看著那些照片,相中人好像就站在你面前,跟你聊天,說著他們的故事」,彷彿在說,「我們都是切切實實地在香港打拼生活的見證」!香港商報記者金敏華

  巨細無遺攝下人和店舖的種種

    大隻佬云吞面相中身形健碩、表情鬼馬的四兄弟,卻原來當初是為不被人欺才去練得如此大隻……

  60 張「大片」細節畢現,令人看得十分過癮,毫無違和感。要知道,這些照片都是吳文正和策展人蘇彰德從「至少4位數字」的片子中精挑細選撿出來的,有意地「尽量多不同行業、不同特色店舖」、且位置「分布在不同社區」,從人數上說,既有「一支公」,也有「兩公婆」、「兄弟班」,更有三代四代同堂的「全家福」,中間有不少暖人鏡頭:

  陸叔栗子檔是流動夫妻檔,拍照時,太太剛給守檔的陸叔送午飯,吳文正按下快門時,站著吃完的陸叔嘴角猶有飯粒。相熟的相館店員好心地將飯粒「抹」去,細心的吳文正收貨時哭笑不得,卒將之恢復。

  和昌五金電器鋪的開鋪、收鋪極為辛苦,每次大概要費時一個小時,吳文正想上前幫手,不料店主連忙攔住:你幫不到我,反會搞亂檔,而她是將這辛苦事視為每天的運動……頓令吳文正看到店主身上的熱誠、不辭辛苦和樂觀。

  位於上海街的玻璃鏡店「鏡明」創於1927年,店主已95歲,四代同堂。每隔兩三年,吳文正就會為店主拍一張全家福。拍大合照,成為讓家族成員聚首一堂的難得盛事,而照片也成為家庭成員變化的見證。相處久了,店主及家人甚至常常請他到店內喝湯。拍攝這樣的全家照,有時候為齊集店主的家人,吳文正甚至嘗試等了一年。

  這種一家人齊齊整整、歡天喜地的「盛事」感在振隆米業、泗祥號、朱榮記等片中亦感受得十分強烈。不少畫面則讓人發出會心微笑:專修熱水瓶真空膽的「水壺醫院」上那隻碩大的水膽上兩行淡得須細細打量才能看清的大字:「持住好膽一味靠滾」可惜,此店三四年前已結業;傘王何希記相中亦有兩句細字:「何人任收天下傘希望終於有傘神」,句頭字正是店主「何希」的名字;大隻佬雲吞麵相中那身形健碩、表情鬼馬的四兄弟,卻原來當初是為不被人欺才去練得如此大隻珥珥又讓你在笑聲中瞬間跌回現實世界。

    一家人齊齊整整、歡天喜地的「盛事」感在振隆米業、泗祥號、朱榮記等片中表现得十分強烈。

  平視的視線讓畫面回到最基本層面

  拍攝很花時間。每次拍攝前,吳文正都要至少先去三四次,搭訕寒暄,慢慢熟悉了之后才開始正式拍攝,拍完了他也不是拔腿就走,而是留下來聊天,多年下來,不少店主已成為他的好朋友,「這樣才有信任,沒信任就沒故事。」吳文正回憶說,13年的拍攝過程中,他最享受的,「不是照片靚唔靚,而是彼此做了很好的朋友。」

  吳文正自言他的拍攝手法是「最純粹的拍法」,不同於偷拍,他是「用最大的景深,很慢的速度,細光,把店里的每一件東西都攝入鏡頭」,「你可以看到鏡頭的視線是平視的,既不居高臨下也不仰視,是一種平等的態度,沒有任何技巧、沒有任何形式上的東西。」吳文正每次拍攝前都會連續一兩個小時蹲下身子,跟店主聊天,讓被拍攝者以最舒服、最自然的姿態表現自己最真實的日常狀况,「讓畫面回到最基本的層面,簡單、直接」。

  吳文正的絕大多數相片都是以Mamiya中片幅菲林相機拍攝,這絕不意味著他的相片畫面缺乏視覺冲擊。在他的鏡頭下,店主和老店內的格局、擺設、貨品,巨細無遺地記錄下來,也就此留下關於香港歷史、地區文化的寶貴視覺記憶。

  人間風景蘊藏的價值觀

  為什麼在一個網購大行其道、方興未艾的時代,吳文正要去拍這些老舊得如出土文物般的街坊店?一方面,這些修傘店、補衣檔、跌打鋪,茶莊書攤五金店、米鋪醫館鑿字檔、鏡行修表理发店……呈現的庶民浮世繪實則蘊涵著一種民間生活美學,從店招字形到地磚,不但記錄、反映了不同時期、不同階段香港的裝飾風格、流行趣味,而且這些見證各具特色的民間面孔本身就代表了香港的百年身世,是貌似凌亂卻直抵人心的人間風景和社會變遷史;更重要的是,「這是同愛有關的事情。如果把香港視為我們的家的話,老店一定是家庭的一部分,就像家人一般」,吳文正反問,「(對老店)的保育、關注固然需要,但再深入一點可不可以?也就是要去欣賞、感受老店背后的精神和價值觀。」

  在他看來,老店身上的那種中國人的經商傳統,「『牙齒當金使』、重諾守信,待人接物的誠懇善意,不是那種快餐式的營商手法能比擬的,她的營商心態與互聯網之下科技帶來我們的消費主義有很大不同,那種人情味、實在感以及實實在在帶給人的溫度和人的味道在今天的社會彌足珍貴,所以如何繼續保留,反思反而是最重要的。」

  吳文正認為,對一名攝影師來說,記錄香港即將消逝的記憶,是一種責任,希望用老店的故事尋回香港人的身份認同、追尋自我存在的意義,「讓下一代重新認識上一代人的精神、價值觀,學習他們在待人處世上的包容、寬懷、豁達,珍惜彼此,藉此打破不同世代在價值觀上的隔膜,修補(不同世代)人與人之間的割裂關系,不再孤獨。」本文圖片均由f22 foto space提供

[责任编辑:若笑]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